盛宠医妃 第853章 不牵手是不会走路了么?

小说:盛宠医妃 作者:北枝寒 更新时间:2021-03-01 23:14:2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沐如星则无语掩面,根本不知怎么教自己儿子,倒是端木流月用自己的大扇子敲在自己儿子头顶,立刻打断他的话,“什么东西说得乱七八糟的,还谢卿美意,还知己呢,这卿是你该用的么?”

  睿儿还端着儒雅潇洒的姿态,一本正经的端着小脸,奶声奶气道:“父王,打人不打头,打头非君子所为。”

  “去去去。”

  端木流月觉得可爱又好笑,怕自己绷不住,只能挥挥扇子,头疼地道:“你别在这里膈应你爹了,你尽地主之谊带着湛儿去玩吧。”

  睿儿这才笑嘻嘻的,拖着容湛走了。

  这一段慕轻歌是想起来,都觉得好笑的。

  现在第二次见面,是早上出发的时候,端木睿也在她前面逗了个笑,跟容湛说了几句话,才被端木流月拖走抱上马车了。

  现在到了山庄处,一个端木睿,一个荇儿,简直皮上了天。

  他们手牵手跑过来,规规矩矩地叫了珏王爷珏王妃,然后才眼巴巴地看着容湛,见他睡眼惺忪的模样,有些失落:“湛儿,你很困么?你要睡么?不跟我们玩么?”

  “不睡了。”

  湛儿看到小伙伴,也清醒了一些,“可以玩的。”

  “耶!”

  荇儿蹦跶起来,冲过来抱湛儿,“走走走,我们去玩,睿儿说着山庄有很多好玩的,让他带我们!”

  他抱着湛儿的腰,一边抱一边拖着走,格外的相亲相爱。

  “对,我带路!”

  端木睿话说得那叫一个豪气,“你们跟我来。”

  容湛跟着他们走,不过也很懂事地回头看了一眼慕轻歌和容珏。

  慕轻歌笑着挥挥手:“没事,湛儿你去玩吧。”

  “好。”

  三个小孩,一会就不见了人影。

  容珏看着,眸子虚眯了一下,看了一眼将离。

  将离拱拱手,无声颔首,并快速追了上去。

  这个时候下人们搬东西,端木流月一手抱着自己女儿一手牵着沐如星,带着大家往里走。

  慕轻歌拉着容珏跟上,慕容书彦和华懿然也在一侧,两人也是牵着手的,就容颖跟在后面,看着别人成双成对的,顿时酸溜溜的说了一句:“你们都多大的人了,不牵手是不会走路了么?”

  华懿然一听就来劲了,抱着慕容书彦的手臂回头对着容颖挑眉:“你还好意思说?你都多大的人了,连个手都没得牵,你怎么就不反思反思自己?”

  “本殿下也才十八!”

  “是哦,明明是快十九了,还说十八。”华懿然一脸鄙夷,哼道:“我和你四王嫂十八十九岁儿子都生了,你还现在还没一个跟你牵手的人呢!”

  “好了。”

  慕容书彦捏捏妻子的手,让她少说两句,对容颖道:“不过四王爷是要多考虑一下成家立室之事了。”

  “你们怎么那么烦啊!”容颖不乐意了,咬牙道:“我出来前我母妃就一直念叨,你们现在又一直说,还让不让人轻松玩了!”

  “才还没到十九岁,慢慢来。”慕轻歌笑道:“倒也不必急于一时。”

  “就是!”

  有个人帮说话,容颖就有底气多了,并且还会抨击他们了:“你们一个个只会说本王,让帮找好姑娘倒是每一个愿意帮的。”

  慕轻歌道:“我就不认识多少个人,闺阁少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让父皇帮你将众臣适龄的官家小姐都找来,你挑一下不就好了么?”

  “那多无趣啊。”

  少年人心中到底是叛逆,根本就不喜欢这样的安排。

  “这就无趣了?”慕轻歌很没好气,“你也不想想,我和你皇兄的认识过程才叫无趣,还是当场赐婚呢,现在不也很合适么?”

  “你们那过程不无趣啊!”

  容颖的想法跟慕轻歌完全不一样,手舞足蹈地道:“你想想你当时只是路过,如意球就砸你怀里了,你们简直就是天生一对,是天选的,多浪漫啊!”

  这么说好像也是?

  慕轻歌和容珏对望一眼,然后相视一笑。

  大家一边聊一边往里走,到休息的厢房处,端木流月对其他人道:“房间都给你们安排好了,你们进去看看,认个路,就出来放松放松吧。”

  华懿然啧了一声:“这放松是怎么放松?你是主人,你得安排吧,什么时候煮酒?还有其他好玩的不?”

  端木流月没好气:“煮酒晚上才香啊,你要现在煮酒么?”

  慕轻歌看了一下四周环境地势,问:“山庄里有河流么?”

  “有啊。”

  端木流月一听就觉得慕轻歌有了别的主意,挑眉问:“你有什么好想法?”

  慕轻歌笑眯眯道:“曲水流觞啊。”

  所谓的曲水流觞其实就是在水流旁设酒杯,流到谁面前,谁就取下来喝,寓意则是除去不吉利,特别好的一个寓意。

  “人太少了,而且三月份才

  沐如星则无语掩面,根本不知怎么教自己儿子,倒是端木流月用自己的大扇子敲在自己儿子头顶,立刻打断他的话,“什么东西说得乱七八糟的,还谢卿美意,还知己呢,这卿是你该用的么?”

  睿儿还端着儒雅潇洒的姿态,一本正经的端着小脸,奶声奶气道:“父王,打人不打头,打头非君子所为。”

  “去去去。”

  端木流月觉得可爱又好笑,怕自己绷不住,只能挥挥扇子,头疼地道:“你别在这里膈应你爹了,你尽地主之谊带着湛儿去玩吧。”

  睿儿这才笑嘻嘻的,拖着容湛走了。

  这一段慕轻歌是想起来,都觉得好笑的。

  现在第二次见面,是早上出发的时候,端木睿也在她前面逗了个笑,跟容湛说了几句话,才被端木流月拖走抱上马车了。

  现在到了山庄处,一个端木睿,一个荇儿,简直皮上了天。

  他们手牵手跑过来,规规矩矩地叫了珏王爷珏王妃,然后才眼巴巴地看着容湛,见他睡眼惺忪的模样,有些失落:“湛儿,你很困么?你要睡么?不跟我们玩么?”

  “不睡了。”

  湛儿看到小伙伴,也清醒了一些,“可以玩的。”

  “耶!”

  荇儿蹦跶起来,冲过来抱湛儿,“走走走,我们去玩,睿儿说着山庄有很多好玩的,让他带我们!”

  他抱着湛儿的腰,一边抱一边拖着走,格外的相亲相爱。

  “对,我带路!”

  端木睿话说得那叫一个豪气,“你们跟我来。”

  容湛跟着他们走,不过也很懂事地回头看了一眼慕轻歌和容珏。

  慕轻歌笑着挥挥手:“没事,湛儿你去玩吧。”

  “好。”

  三个小孩,一会就不见了人影。

  容珏看着,眸子虚眯了一下,看了一眼将离。

  将离拱拱手,无声颔首,并快速追了上去。

  这个时候下人们搬东西,端木流月一手抱着自己女儿一手牵着沐如星,带着大家往里走。

  慕轻歌拉着容珏跟上,慕容书彦和华懿然也在一侧,两人也是牵着手的,就容颖跟在后面,看着别人成双成对的,顿时酸溜溜的说了一句:“你们都多大的人了,不牵手是不会走路了么?”

  华懿然一听就来劲了,抱着慕容书彦的手臂回头对着容颖挑眉:“你还好意思说?你都多大的人了,连个手都没得牵,你怎么就不反思反思自己?”

  “本殿下也才十八!”

  “是哦,明明是快十九了,还说十八。”华懿然一脸鄙夷,哼道:“我和你四王嫂十八十九岁儿子都生了,你还现在还没一个跟你牵手的人呢!”

  “好了。”

  慕容书彦捏捏妻子的手,让她少说两句,对容颖道:“不过四王爷是要多考虑一下成家立室之事了。”

  “你们怎么那么烦啊!”容颖不乐意了,咬牙道:“我出来前我母妃就一直念叨,你们现在又一直说,还让不让人轻松玩了!”

  “才还没到十九岁,慢慢来。”慕轻歌笑道:“倒也不必急于一时。”

  “就是!”

  有个人帮说话,容颖就有底气多了,并且还会抨击他们了:“你们一个个只会说本王,让帮找好姑娘倒是每一个愿意帮的。”

  慕轻歌道:“我就不认识多少个人,闺阁少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让父皇帮你将众臣适龄的官家小姐都找来,你挑一下不就好了么?”

  “那多无趣啊。”

  少年人心中到底是叛逆,根本就不喜欢这样的安排。

  “这就无趣了?”慕轻歌很没好气,“你也不想想,我和你皇兄的认识过程才叫无趣,还是当场赐婚呢,现在不也很合适么?”

  “你们那过程不无趣啊!”

  容颖的想法跟慕轻歌完全不一样,手舞足蹈地道:“你想想你当时只是路过,如意球就砸你怀里了,你们简直就是天生一对,是天选的,多浪漫啊!”

  这么说好像也是?

  慕轻歌和容珏对望一眼,然后相视一笑。

  大家一边聊一边往里走,到休息的厢房处,端木流月对其他人道:“房间都给你们安排好了,你们进去看看,认个路,就出来放松放松吧。”

  华懿然啧了一声:“这放松是怎么放松?你是主人,你得安排吧,什么时候煮酒?还有其他好玩的不?”

  端木流月没好气:“煮酒晚上才香啊,你要现在煮酒么?”

  慕轻歌看了一下四周环境地势,问:“山庄里有河流么?”

  “有啊。”

  端木流月一听就觉得慕轻歌有了别的主意,挑眉问:“你有什么好想法?”

  慕轻歌笑眯眯道:“曲水流觞啊。”

  所谓的曲水流觞其实就是在水流旁设酒杯,流到谁面前,谁就取下来喝,寓意则是除去不吉利,特别好的一个寓意。

  “人太少了,而且三月份才

  有氛围,现今冷了些。”端木流月第一个不赞同,“况且星儿酿的桃花酒,煮温了香味尤为独特。”

  人太少氛围不够确实不够劲儿,况且又听端木流月这么说,慕轻歌也很快地放弃了,“那曲水流觞便算了吧,我们想别的玩法。”

  “其他人都来过了,就你没来过,你可以多去了解一下环境。”端木流月对慕轻歌说完吗,又对其他人道:“和今天颠簸了好几个时辰应该也累了,大家先到厢房整顿或者泡泡温泉歇息一会,待晚宴备好了,大家可以再出来聚聚。”

  “好。”

  于是大家便各自根据安排进了厢房。

  端木流月这个山庄很大,给慕轻歌他们安排的厢房是有前院后院,整个院子砌着高高的墙,在墙外看不见墙内的任何影子的。

  慕轻歌进去之后,有些意外,对容珏道:“我鲜少见过这么高的院墙,端木流月这山庄布置得不错,隐私性很高啊。”

  下人们在给抬眸整顿行礼和房间,容珏带着她在院子内走着,一边走一边道:“这里的特色就是小温泉,每个厢房几乎都有温泉,大家来这里,每天泡温泉是必不可少的,墙当然是要砌高一些。”

  “每个厢房都有温泉?!”

  慕轻歌顿时兴奋了,“这么爽的么?不必跟人共浴了?”

  “对。”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