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外眼红 第 36 章 第三十六章:意料之外

小说:分外眼红 作者:墨上子苏 更新时间:2021-11-25 06:10: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第三十六章意料之外

  仙界大筑殿内气氛十分凝重,坐在高处的天帝黑着脸不耐烦的将手中的信笺啪的一声拍在御案上,底下站着的各路仙君眼观鼻鼻观心个个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一不小心就让天帝的这把怒火烧到自己头上。

  华肴起身自殿上走下,扫了众仙一眼道“诸位对妖王此次的作为有何看法?”

  头发花白的太巳星君往前一步道“帝上,那妖王明摆着是想与仙界撕破脸皮,如今妖王羽翼已丰,只是不知他为何不同仙界正面冲突只背地里攻占人界……长此以往恐怕会致仙界气运动荡。”

  人的信念是强大的,一旦信念崩塌对仙界来说就是灭顶之灾。

  另一位仙君惊呼一声“莫非他是想趁仙界气运动荡之时趁虚而入?!”

  “帝上,小仙以为还是议和的好,我们仙界可万万经不起折腾了。”

  “他说的有道理。”众仙频频点头。

  “帝上。”司命快步而来神色略有些慌张“宗相仙君驻守的淮河有妖族来袭。”

  华肴转身重新坐了下来,脸上的神色让人捉摸不透“宗相久经沙场多年,若连这点小妖小怪都挡不住,那他这将军殿也不必住了。”

  司命一时摸不准华肴是什么意思,他问众仙家有何看法并不是想听他们的意见,只是想看看他们的态度罢了。

  若是会听取意见七年前他就不会力排众议保下箫亦了。

  华肴提笔在纸上写了几笔后递给司命道“将这个送去给白眉,那边有情况随时来报。”

  “那边”自然指的是箫亦。

  司命接过道“是,小仙这就去。”

  “师兄,你没事吧?”白羽看箫亦脸色不太好问道。

  “我没事,徐汇。”箫将先前写好的信封递给徐汇道“今日天色不早了,你们二人先在此处休整一晚,明日一早你和白羽便将这封信送去给你师父。其他几个门派都对清风山有所不满,对他们不可毫无防备。”

  徐汇接过应道“是。我明白了,回去定然告知师父。”

  箫亦拿起一边的茶杯抿了一口似是想起了什么,问道“陆黎让你们去地华,天府和大治三派做什么?”

  徐汇道“长老说许久未拜访过他们了,趁此机会增进一下门派间彼此的感情。”

  箫亦放下茶杯看了他们一眼“是吗?”徐汇和白羽被看的有些心虚,白羽道“当然是了,其他三派对我们清风山一直以来都是虎视眈眈,增进一下感情这多合理的事……果然还是长老看的通透啊!”

  白羽这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徐汇也懊恼的看着他,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像他的性格……若以他的性格来没指着他们的鼻子骂就不错了,还增进一下感情……增进个屁的感情!

  白羽向来不会撒谎,别别扭扭的岔开话题道“师兄,我才刚见到你怎么又有走……”

  箫亦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俩在这儿搜肠刮肚的骗他,他心下明了。

  这是陆黎要瞒着他,连带着这俩人也不敢告诉他实情。

  “箫哥,我们……”徐汇一脸为难的看着他。

  他轻叹一声道“罢了,你们回去休息吧。”

  “是。”徐汇一把拉着白羽转身逃似得快步跑了出去,一边道“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发!”

  箫亦望着两人快步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陆黎在清风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才会让他们那么怕他。

  他在清风山对陆黎了解并不多,只知道这人在清风山说话比掌门还要管用,因为陆黎监视他这一点一直是让他厌恶的,所以他基本上都是有意无意的避着他。

  尽管陆黎经常不在清风山但每月的十五和初五必然会出现在他住的地方,七年来月月如此,风雨无阻。

  他想不通陆黎为什么要来监视,有时候箫亦甚至在想是不是用他来侮辱陆黎,派那么厉害的一个人来监视他,多此一举了吧。

  后来有一天他忽然得知陆黎是被天帝派来的,果然……怪不得每次陆黎一看到他脸黑的跟锅底一样。

  陆黎每次来也都远远的看一眼就走。有时只看一眼就走,有时待一刻钟会走,有时会更久。

  刚开始萧亦很疑惑他到底在看什么?也极度反感这种感觉……甚至有好几次都冲出去和陆黎打了起来。但后来他发现陆黎也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并不会实际打扰到他,久而久之箫亦也就懒得管了。

  箫亦记忆犹为深刻的那次是在一个电闪雷鸣的雨夜。

  他刚来清风山那阵子戾气特别重,被雷声惊醒十分烦躁的翻了个身却看到窗边站着个人,脸被雷电映的惨白。

  箫亦的那点睡意一下子被冲刷了个干净,看清窗外的人脸后他一下子怒从心起大骂一声从床榻上翻起来冲出去大骂着狠狠地揍了他一拳。

  陆黎被揍的嘴角渗出了一点血,脸偏向一边却没有还手,而是带着一身的凉意将箫亦拥住……箫亦一下愣住了,他能感觉到陆黎的状态很差,似乎是受伤了……陆黎仅仅只是轻拥了他一下就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徒留愣成木头一般的箫亦一人站在雨里,箫亦心想这人可能真的有病。

  箫亦起身走向陆黎的房间,他那时摸不准陆黎是敌是友,说是敌他又在暗中保护自己,说是友陆黎又总是一副极度不耐烦恨不得他马上去死样子。

  他刚进屋里就看到陆黎已经醒过来了,正手撑着床想坐起来。

  箫亦快步上前将他重新摁回去,道“别动,伤口裂开这药就白上了。”

  陆黎看到箫亦的那一刻眼睛不受控制的亮了起来,他自己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似得看向一旁将眼里的情绪藏匿了去。

  “我醒了半天也没见到有人来,还以为你丢下我跑了。”

  箫亦没理他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后将视线落到了他干裂的嘴唇上,正准备起身却被陆黎扯住了袖子。

  “你要去哪儿?”陆黎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箫亦扯了下袖子没扯动,无奈道“去给你倒水,放开。”

  陆黎心情大好的放开了,伸手摸了摸额头箫亦方才摸过的地方。

  箫亦将手中温热的水递给陆黎,陆黎现在趴在床上但还不至于连喝水都喝不了,他却偏要装死。

  他摊了摊手道“我喝不了,你喂我。”

  “……”这人还是他记忆中一看到他就如临大敌脸黑的跟锅底似得陆黎吗?

  陆黎看他半天没动就道“不然你扶我坐起来吧,不靠着不会压着伤口的。”

  箫亦看着他幼稚的举动笑了笑,蹲下来将手里的茶杯递到陆黎嘴边,陆黎也不客气一口气将水喝了个干净。

  “还喝吗?”

  “不喝了。”

  箫亦起身将茶杯放到桌上回来坐到陆黎旁边问道“那人是谁?他妖力为何在妖王之上?”

  陆黎顿了顿道“箫亦,我不是想瞒着你。现在还不是时机,等到合适的时机我便都告诉你,好不好?”

  “好。”箫亦应道。

  他时日无多,这些事情和这个世间其实都跟他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他知不知道其实都无所谓。

  陆黎的眼神黯了一下,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不会让你死的。”

  “孤灯一盏,人死灯灭罢了。”

  陆黎似乎被什么刺痛了一般,起身勾住箫亦的脖子不管不顾地将自己干涩的嘴唇贴了上去,柔软的触感让他舍不得离开。

  箫亦眼睛不受控制的瞪大,这一幕刺激太过于强烈以至他忘记了反抗,任由那干涩的唇印在他的唇上。

  只蜻蜓点水般轻碰了一下陆黎便松开人重新躺了下去,毕竟他可不想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箫亦几乎是瞬间弹了起来,看了陆黎半晌最后同手同脚的走了出去,顺带着哐的一声带上了门。

  箫亦愣愣的站在门口任由风吹着自己,一时竟不知作何动作。

  方才的插曲是在意料之外,他本想着要趁此机会问清楚赵书予他们到底是去做什么的,他隐约感觉这事跟他有关。

  几大门派对他的事情一向敏感,甚至他们跟清风山敌对的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来自他。

  如果是为了他的事情那么赵书予他们无疑是处在危险当中,他不愿看到别人以为他受伤,也不愿为了他的事而置身于危险中。

  显然陆黎现在做的事情超出了他的预期,他不愿再折腾什么,只想安安静静的度过剩下的日子。

  只是现在,似乎有什么东西……

  乱了。

  半晌后院子里传来了声音。

  “箫仙师你没事吧?怎么脸色不太好。”

  听到声音箫亦才反应过来,方才同他说话的正是那天他救下的那个少年。

  “我没事,你是来找我的?”

  “是的,仙师叫我小卫就可以了。”那少年腼腆的摸了摸鼻尖道“那天多谢仙师的救命之恩了。”

  箫亦笑笑道“不谢,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有的!”

  “是城主让我来的,人员已经撤离的差不多了。城主请仙师过去看看。”小卫道“仙师你耳朵好红啊,是不是生病了?要不你先歇着我去告知城主。”

  箫亦回头看了眼方才被他关上的门,回头对小卫道“我没事,走吧。”

  屋内的陆黎将外面的动作听的清清楚楚,他伸手摸了摸嘴唇,嘴角不自觉的勾出一个弧度。

  反应这么大可有点不好办啊。

  “孤灯一盏,人死灯灭……”

  陆黎重复了一遍箫亦刚才说过的话,嘴角的笑意变得有些阴森嗜血。

  我不会让你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