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外眼红 第2章 第二章:价比黄金

小说:分外眼红 作者:墨上子苏 更新时间:2021-11-25 06:10: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第二天早上曹娘子早早的就准备好了饭菜,阿黎吃的津津有味,箫亦吃的味如嚼蜡。

  箫亦坐在板车的麦秆儿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脚尖。

  忽然冷不丁地问了一句“你要去哪?”

  “我”阿黎拿草秆指了指自己“回家。”

  “做个平凡的普通人不好吗?”阿黎问道。

  “各有各的好处。”箫亦回头时发现阿黎早已悠闲的翘着二郎腿躺倒了。

  阿黎眼睫微垂,不知道在想什么,摇了摇头道:“唔,还是做普通人好。”

  箫亦定定地望着远处的山峰思绪早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忽然一声婉转悠扬清脆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阿黎不知何时已经坐了起来,嘴里叼着一根麦秆,声音就是那东西发出来的。

  听着似乎有些耳熟,箫亦在脑中过了一遍但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这时声音却戛然而止,箫亦回头看着阿黎示意他继续,阿黎摊了摊手,他忽然反应过来。

  箫亦“刚刚你吹了一首曲子”

  陆黎反问“你怎么知道这是一首曲子”

  箫亦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这个旋律聋子听了也会知道是首曲子。”

  阿黎忽然就笑了,如春风般的温柔“之前在山上时老是能听见有人吹这首曲子,听多了就记下了。”

  箫亦靠在草垛上昏昏欲睡,忽然间被人扒拉了一下,他皱了皱眉,睁开眼眉宇间满是烦躁和不耐。

  阿黎浑然不知身后人的状况,继续作死道“喂,我到前面岔路就下车了,往前步行穿过一片林子就到了,还有啊,你脾气这么差很难交到朋友的。”

  箫亦重新闭上眼,淡淡道“嗯。”

  阿黎从车上一个跃起翻了下去,冲箫亦挥手道“后会有期。”

  马车走的很快,阿黎的背影越走越远,箫亦忽然睁开眼睛望了一眼,这人……他心里闪过一丝异样,总感觉哪里不对,但又一时琢磨不出来。

  腰间的银铃忽然震动起来,发出叮铃铃的声音,只发出了两三秒,待箫亦伸手去查看时已然恢复了原样,他灵识内的响起了赵书予的声音。

  “师尊寻你,速回。”

  掌门向来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不存在,为何会忽然找他。

  清风山主殿屹立在山峰的最高处,天阴时四周烟雾缭绕,宛若踏身蓬莱仙岛,其他阁楼则依次坐落于主殿的前后左右,颇有一些江南水乡的风格。

  “姓箫的呢?让他给老娘滚出来!”一名眉宇间满是戾气的女子将手里的长鞭甩出去打中了五米开外的一块凤凰形状的石像上,鞭子碰到的一瞬间石像顿时四分五裂,片刻后灰尘散去只剩了一堆齑粉。

  这一声怒吼惊飞了不少鸟儿,白羽是个暴脾气,听了那一番话又被人如此示威他自然是极不服气,于是破口大骂。

  “你是个什么狗杂碎,也敢来我清风山撒野我告诉你,要不是看在我师姐的面子上小爷一定将你丢出去喂狗!”

  “你个没大没小的东西骂谁狗杂碎有本事再说一句试试”

  一位穿着白衣,行举止颇为得体的女子拽了下那名怒目圆睁满身戾气的女子的衣袖,轻声说道“姐姐,你……你别闹了,既然已经将我送到姐姐就快些回去吧。”

  看着弱不禁风的路羽柔,路羽月怒气稍敛了一些,道“羽柔,你同我回去吧,咱们浮风门比这破地方强一百倍,而且你要跟那些杀害同门师兄弟的人在一起修炼,父亲知道了也定然不会同意!”

  白羽到底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怎么爽快怎么来,大骂道“去你娘的狗东西!说什么呢你,再敢说一句试试”

  徐汇在一旁听的胆战心惊,生怕那女人下一秒就会冲过来撕了他们。

  若论骂人,恐怕找不出比白羽还会骂人的人了吧。

  他陆续骂了十分钟有余,且不带一句重复,路羽月额间青筋暴起,要不是路羽柔拦着恐怕下一秒手中的鞭子就会甩到白羽脸上去。

  “怎么?你还想动手就你这点儿功力恐怕连我师兄的一根小指头都比不上,还有脸在这里污蔑人。”白羽不仅脸上,连语气里都透露出了满满的嫌弃。

  “狗东西不懂怎么做人是吧?老娘这就教教你如何做人!”

  路羽月一掌震开路羽柔蓄满力甩出鞭子的另一端向白羽袭去,白羽很是硬气,一点没有要躲的意思。

  路羽月这一击恐怕用了七成修为,就白羽那三脚猫的功夫能躲过的几率几乎为零。

  白羽祭出全部修为撑起了一个结界,但路羽月这一鞭来势凶猛,鞭子碰上的一瞬间结界迅速消失,这一下被打中不死也得残废,眼看就要甩到白羽身上,他甚至觉得胸口处有刺痛传来。

  “嘭”两股灵力相撞发出了剧烈的响动,一把泛着银光的剑插在白羽脚前,寒气逼人。

  而那鞭子也断成了几节落到了地上。

  “路羽月,你这是仗着那些老头不敢把你怎么样特意过来找茬”话虽是对路羽月说的,但他的视线却落在了路羽柔身上。

  路羽月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地上的鞭子“你居然敢弄坏我的鞭子!”

  “不好意思,没控制住力度。”箫亦轻飘飘的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师兄!”白羽向前两步拽住箫亦“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鼻涕擦擦。”箫亦推开他道。

  路羽柔脸上带着歉意道“萧……师兄,我那个……抱歉。”

  箫亦道“这事儿不怪你,不必多。”

  “打碎山门前的石像,破坏珍稀药草,赔偿白羽小师叔的医药费,等等一系列折合下来共,九万八千两,师兄请过目。”徐汇飞快的拨弄着算盘的手停下来,在纸上一一写下后递给箫亦。

  箫亦向他投去了赞许的目光,徐汇面无表情象征性的点了下头,但实际他心里已经翻腾了起来。

  箫师兄刚刚那是……夸奖他的意思

  不会吧不会吧,他绝对是看错了!

  这徐汇年龄和白羽差不了几岁,但性子却沉稳的多,做起事来也是兢兢业业丝毫不差。

  “路姑娘上次来我山可是连茶钱都没给,这样吧,看在大家相熟的份儿上就将茶钱抹去了。”箫亦将纸递给路羽柔道。

  箫亦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一时间周围静的可怕,仿佛能听见对方的心跳声。

  “你……”路羽月将纸揉成一团,正准备爆发,抬头却看到箫亦意味不明的盯着她,表情虽说算得上和善,但在她看来那分明就是,“反正你打不过我,给不给自己掂量掂量。”

  路羽月咬牙怒视“你们凭什么让我付我就付我要面见掌门!”

  徐汇冷静道“是这样的,那尊石像以及草药都是箫师兄的私人物品,算不上清风山的东西,所以这钱不是赔给清风山,是赔给师兄的,因此掌门来了也无济于事。”

  “你……”路羽月重新将揉成一团的纸展开,面色几经变化后咬牙道“一块儿破石头要五万八千两”

  徐汇解释道“此石像乃上古凰帝亲手所雕,世间仅此一尊。”

  路羽月“草药……”

  徐汇“价比黄金。”

  “…………”

  “无耻之徒!”

  路羽月丢下四个字愤然而去,本来是来替那些死去的同道中人讨说法来的,没想到自己反而把自己给坑进去了。

  “师弟糊弄人的本事不减当年啊。”赵书予负手从门外走进来。

  “那没有,你……”萧亦想纠正他对自己的称呼,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刚刚徐汇所说句句属实。”

  徐汇更加的拘谨了,朝赵书予行了个礼,毕恭毕敬道“师父。”

  “嗯。”赵书予微微点头“你先回去吧。”

  “是。”徐汇如释重负,立马溜走了。

  “你背上的伤,去若雪那儿瞧瞧吧,徐长老的铁鞭可不是闹着玩的……”赵书予想替他把脉,他伸手的一瞬间清楚的看到箫亦微微向后退了一步,他愣了一下,随即有些尴尬的将手收回。

  箫亦一双丹凤眼,眼睫微垂,脸上没有表情时看起来整个人浑身都散发着拒人千里的气息。

  “不用了,我没事。”他掀起眼皮看了眼赵书予“还有事吗?”

  赵书予被一噎,原本到口的话转了个圈又回去了:“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