劣根枷锁 第14章贫民的无奈

小说:劣根枷锁 作者:经年素秋 更新时间:2021-09-15 09:38: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吕星坐在狼王背上,一路朝着临时营地狂奔,生怕被私军走出丛林后追上,那乐子可就大了,以他现在的能力,绝对不是私军的对手。

  途中,他从裤兜里掏出那枚种子,放在掌心里仔细查看,种子看着只有核桃大小,很难想象这家伙能够长成绞杀藤那么大的东西。

  种子放在掌心里,有点近乎透明,胚胎的一面有一棵极其幼小的幼苗,看着非常古怪。

  就在他一直查看种子的时候,一道若有若无的精神意志突然出现,它给吕星的感觉非常渺茫和羸弱,似乎随时都会消散一样,但是他却无比笃定,这意志有种熟悉的感觉。当他要仔细感知这道意志的时候,那模糊的意志却消失了。

  “奇怪了,是本体的意志保留下来了,还是种子新生出了意志?”

  等了半天,那模糊的意志再也没有出现,吕星便不再纠结,把种子往裤兜里一塞,继续骑着狼王赶路。

  傍晚时分,狼王载着吕星,再次回到之前临时露营过的隧道,然后翻过山梁,就看见大家都围在一处用树枝搭建的临舍前,地上似乎还躺了一个人。

  一种不好的感觉泛上心头,吕星赶紧跳下来,三步并作两步冲到近前,看到躺在地上的人时,一种塌天的感觉顿时涌了起来。

  “爹,你怎么啦?”

  躺在地上的吕方,此刻已经失去意识,眼瞅着就要咽气,在他不远处,一条成年人胳膊粗细的蛇类躺在地上,脑袋呈现出诡异的白色花纹。

  “白头蝰!”

  白头蝰,原名卡氏白头蝰,是蝰蛇科原始类群,在华夏蛇类中,它的毒素算是中等,对青壮年并不致命,但是吕方已经六十多岁了,身体各方面机能都在下滑中,显然对于抵抗蛇毒有些不太给力。

  而且这玩意进化后毒性跟以前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吕星不止一次看到过被它咬伤的大型动物,那些动物从被咬中到死亡也不过几个小时而已。

  看着奄奄一息的老爹,吕星感觉天都要塌了,从很小的时候,他就经常坐在吕方的肩头,爷俩奔走在荒野上讨生活。

  与吕方生活的一幕幕,在吕星脑海里像是幻灯片一样闪过,青年的眼眶湿润了。

  一个单身男人,要在乱世抚养一个婴儿,难度何其之大,为了吕星,这位父亲几乎付出了自己的全部,甚至连讨老婆的事情都被一推再推,最终成了老光棍。

  龙大伟看到他回来,赶紧让出位置:“阿星,吕老哥被蛇咬了,进化后的白头蝰毒性非常巨大,别说现在我们没有办法救治,就是到了258号聚居地估计也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

  吕星跪在吕方的身边,扶起老爹的身子,让他靠在自己怀里。

  “爹……我是阿星,你睁开眼看看我啊……我再也不跟你抢酒喝了,再也不偷吃你的花生米了……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求求你不要死啊……你死了,谁来照顾阿星呢……咱爷俩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好好的活下去,你还要看着阿星娶妻生子呢……爹……你要是死了,在这乱世中,阿星就再也没有亲人了……爹……!”

  龙大伟说的不错,如今的荒野,所有东西都在进化,蛇毒也是蛇类保护自己的手段,没理由不发生进化的,白头蝰的毒液在灾变前就没什么有效的治疗方案,现如今,被它咬上一口,基本上就没什么生还的希望了,吕星心里也很清楚老吕的结局,生离死别的当口,所有的悲痛和不舍如同决堤的河水一样,淹没了原本无忧无虑的青年。所有人都扭过头去,不忍心看着一个半大的孩子在痛苦中失去父亲。

  这样的乱世,生离死别几乎成了贫民区的主旋律,但是任谁经历这样的事情,也会肝肠寸断,尤其是亲人的离世。

  吕星的哭诉让所有人的眼圈都湿润了,龙小薇更是哭的稀里哗啦,她泪眼婆娑的拍着吕星的后背,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劝慰他,只能陪着一起掉眼泪。

  也许是听到了儿子的哭诉,又或者是回光返照的原因,意识已经快要散尽的吕方缓缓睁开眼睛,他颤颤巍巍的抬起手,抚摸了一下吕星的脑袋。

  “……傻……小子,老吕……不行了,能够看着你长大成人,我已经没有遗憾了……以后,照顾好自己,争取在这个乱世里……活出个人样来……不要让自己……心里的那束……光熄灭,它是你……有别于高墙内那些畜生的本源……!”

  说着,吕方艰难的抬手指着吕星的胸口:“你胸口的吊坠……不要弄丢了,它也许是你寻找自己身份的……唯一……凭证了!”

  听到这里,吕星愣住了,吕方的话让他有些迷糊,自己的身份是怎么回事?

  吕方从来没有说过有关吕星的身份,从那个陌生女怀里接过他之后,他就一直把吕星视如己出,为了儿子的成长,他已经倾尽了自己的所有,心里更是不想吕星被人夺走,如今,他即将撒手人寰,再不说的话,吕星的秘密将被他带进坟墓,成为一个永远的迷,这对吕星是不公平的,他如今已经成年,有知道自己身份的权利,但是有关吕星的身份吕方自己也是一团迷雾,当时除了襁褓中的一枚玉坠以外,这货绝对是被人赤条条的塞给了自己。

  后来,有见多识广的人见过吕星的吊坠,说是那枚碧绿色的吊坠绝对价值不菲,应该是某个大型聚居地掌控者家族的象征。不过吕氏父子都没有在意,适逢乱世,光是生存已经让所有贫民拼尽全力了,哪里还有心情关注那些奢侈品,吊坠也就一直当成装饰品挂在吕星的脖子上。

  听到吕方的话,吕星的头摇的像是拨浪鼓:“爹……你在胡说什么呢,我才没有什么身份,你就是阿星的老爹,我也不管什么身份,就是贫民区的贱民……老猎手吕方的儿子……”

  吕方欣慰的伸出手,想要抚摸吕星的脑袋,然而举到一半的手臂突然一沉砸在地上,这位饱经沧桑的猎手,不甘的闭上了眼睛。

  “爹……!”

  吕星悲怆的哭声在荒野上传开,哪些狼群都疑惑的看向这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下一刻,随着狼王的一声悲鸣,整个狼群都开始呜咽开来,声音在荒野上久久不能平息。

  龙大伟看着痛哭的吕星低声说道:“哎,要不是为了我们一家,吕大哥就不会……被毒舌攻击,也……!”

  楚天雄看着荒野,恶狠狠的说道:“他姥姥的,你看这些狼群,都比高墙内哪些吸血鬼有人性多了,不推倒高墙,贫民就别想过上安生日子!”

  ……

  夕阳下,一座光秃秃的坟茔出现在山坡上,远处是一汪湖泊和硕大的狼群,血红色的夕阳照耀下,湖面,坟茔,几个树枝搭建的临舍,几个肝肠寸断的苦命人都被映衬成金红色。

  吕星跪在老吕的坟前,一直不肯起身,众人都远远的看着,不知道该怎么去劝说,最后龙小薇走到吕星身后。

  “阿星哥,不要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这样的乱世,给贫民的选择几乎没有,你跟吕叔为救我才逃到荒野上,这一切都怨我。”

  吕星止住痛哭:“说什么傻话呢,救你是我们爷俩自愿的,只是老爹的死,让我有些难以接受罢了,要怪就怪那些高墙内的畜生,要不是他们的禽兽行为,贫民何至于反抗,好了别胡说八道了,我没事,生在这样的乱世,我们本不该流泪的!”

  楚天雄走过来,拍着吕星的肩膀:“阿星,你能够这么想就对了,这个乱世不相信眼泪,那道高墙不推倒的话,贫民就没有地位,没有话语权……对了,之前你去打探到什么信息了?”

  这时,吕星才想起自己之前看到的私军情况,于是把自己所见到的都跟楚天雄说了一遍。

  楚天雄皱着眉头:“出动了这么多军队,看来,你杀死的那几个私军里,那个领头的身份有大问题。”

  “听我爹说,是个什么营长!”

  楚天雄看了一下龙大伟一家,又看向吕星,摇了摇头:“不单是营长这么简单,能够出动这么多私军搜捕凶手,这个营长估计还有其他身份,这样吧,这里你们也不要逗留了,你有控制动物的能力,趁着夜色,继续向西南方向移动,川州地区的258号聚居地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因为它足够大,有道是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在一个上百万人的聚居地隐匿下来并不是难事,等我忙过这段时间,再去258哪里找你,记住我告诉你的话,希望到时候你还是你!”

  吕星点了点头,没有开口。

  楚天雄看向龙大伟一家的时候,他大概知道意思,他所说的那个组织,现在就是那种见光死,龙大伟一家又是普通人,他必须安顿好这些普通人才能考虑其他的事情。

  “其实以你的能力,做的隐匿一些,加入一个聚居地的贫民狩猎队完全可以,贫民狩猎队虽然不是正规的私军,但也算是聚居地的附庸吧,这个身份对于保护几个普通人还是很有利的,到时候,你不妨加入他们的狩猎队,平时只是要注意隐藏自己的进化能力,不要给有心人发现端倪就可以了。”

  “楚大叔,你不是说高墙内都是吸血鬼吗,为什么要我加入他们的狩猎队呢?”

  楚天雄笑了笑,站起身向前走了几步,抬头看着天边正在隐没的夕阳。

  吕星见状,便跟上去,站到对方旁边。

  “阿星,要推到高墙,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做到的,我们必须徐徐图之,眼下晨曦唤醒的民众还是太少了……”

  s..book366402056599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劣根枷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