劣根枷锁 第12章杀戮盛宴

小说:劣根枷锁 作者:经年素秋 更新时间:2021-09-15 09:38: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朱有才听到声音,转头问道:“徐营长,咋么啦?”

  徐施把望远镜递给他:“那个方向,你自己看,这一路我都有种感觉,我们似乎正在被一群不知名的生命体监视着!”

  “不能够吧,那边什么也没有啊,你不会是眼花了吧?”

  朱有才看向徐施所指的方向时,哪里的确是毛都没有。

  “奇怪了,刚才明明有一个硕大的黑狼在注视着我呢,怎么会没有了!”

  朱有才拍了拍他的肩膀:“别疑神疑鬼的了,虽说荒野的动物比较危险,但是我们这么多人,还都带着热武器防身,那些动物未必就会真的不怕我们,要知道,人类曾经可是地球的霸主,即便是如今有些没落了,也不是随随便便那个阿猫阿狗就敢来找不自在的!”

  队伍重新出发两个小时后,太阳已经开始严重偏西,看得出来,最多再走半个小时,它就会重新隐没,把舞台交给夜幕了。

  一片茂密的丛林边缘,朱有才有些头皮发麻的看着光线有些幽暗的丛林:“尼玛的,这片丛林有些太过安静了吧?”

  “可不是嘛,不但安静,还有些阴森的感觉!”

  一个排长附和道。

  看到队伍停下,徐施走过来,看了一眼后说道:“尼玛的……这些植物横亘在路基上,不得不穿过它了,老朱,我的意思让士兵原地扎营休息,等明天早上我们再穿越丛林吧!”

  说这话的时候,徐施稍微说了点谎话,因为他看到的是,吕星等人骑着狼群和黑熊,从树林的边上绕了过去,但是他下意识的认为,对方应该是没有什么像样的照明和武器,才有意避开了幽暗的丛林。

  眼看着太阳就要落山了,荒野的夜晚,危险系数肯定要比白天高出好几倍的,于是徐施才不得不让队伍停下来扎营休息。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士兵们吃过单兵口粮之后,重新按照各自的战斗序列集结起来。

  朱有才看着阴森的丛林,咽了口唾沫:“没什么犹豫的了,每两个排为一组,探索队形,我们进丛林,这么多人还能被一片树林给吓怕了,一排二排做尖刀,锥形推进!”

  进入丛林之后,众人才知道,这片丛林是片什么样的的丛林了。

  高大的乔木类遮天蔽日,阳光几乎全部被隔绝在外,林间藤蔓类植物横生,菟丝子,铁线莲,风车茉莉,甚至还有葡萄藤存在。

  队伍推进了大约一公里之后,就有些举步维艰的感觉了,因为那些藤蔓类植物跟疯了一样,到处疯长,行人要想穿过的话,必须有人在前边斩断藤蔓,破开道路才能前行。

  一个排长说道:“朱营长,这样的环境,凶手是怎么穿过去的?”

  朱有才心里有些崩溃,他那里知道对方是怎么通过的,当下在私军里,进化者所说的话,对他来说就是真相,由不得他思考或者是反驳。

  “就是这么通过的呗,难道他还能飞过去不成,上前两个士兵,砍断这些藤蔓,每十分钟换下一组,不能再磨蹭了,我们要是再拖下去,在天黑之前还不能走出这片林子的话,就等着变成什么动物的晚餐或者是植物的肥料吧!”

  所有人都明白,朱有才说的一点都没错,这样的密林中,鬼才知道隐藏着什么样的危机呢!

  两个士兵抽出背在背后的军用开山刀,对着前方的藤蔓一阵发力,开山刀的锋利和坚硬的确不是一般的藤条可以阻挡的。

  开路的士兵眨眼就推进了三五十米距离,朱有才看了一眼:“跟上!”

  就这样,队伍又开始向前推进了,这些士兵的体力远超常人,砍一些普通的藤蔓,根本就没有什么负担,消耗的体力也并不是太大。

  转眼间,时间就过去了两个小时,队伍也推进到密林的三分之一处了。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队伍后方,那些前一刻才被砍断的藤条,现在就已经重新铺满路面,被斩断的截面上,有的还在渗出淡淡的红色汁液,看起来无比诡异。

  “哇……!”

  “卧槽……”

  “啊……这!”

  突然,最前面的几个士兵发出来自灵魂深处的惊叹。

  朱有才和徐施不禁相视一眼,一起走到惊叹的士兵身后,然后向着前方看去。

  “我了个大草,这是……!”

  朱有才的表现并没有比士兵更好,他眼珠子都要飞了。

  徐施看着眼前的一幕,脑子仁都疼了:“……这……这是油麻藤,尼玛的怕不是成精了吧!”

  油麻藤又叫绞杀藤,主体大约可以生长到二三十米的样子,花絮状若中世纪的骑士头盔,颜色深邃,看着就有种非常邪恶的感觉。

  眼前的这株绞杀藤,藤条直径超过三十公分的几乎满眼都是,像极了一条条大蟒蛇穿行在林间。

  被绞杀藤霸占的密林,并不像之前的那样藤蔓类丛生,地面上并没有过多的杂草,尤其是那些类似大蟒蛇的藤杆上,一朵又一朵类似于人头般大小的花卉,简直像极了骑士的头盔。

  距离众人百十米远的地方,一根赤红色的巨大藤条上,赫然挂着几个动物骸骨,白森森的非常吓人。

  一头被无数触须穿透的野猪,正在无力的挣扎着,看得出来,这家伙已经快被抽干鲜血,距离真正死去也就是眨眼间的事情。

  士兵们看到这诡异的一幕,差点没集体尿了,朱有才也不例外,哆哆嗦嗦的连一句囫囵话都快说不出了。

  “这……尼玛的……竟然能够攻击动物……那……那个是野猪吗?”

  野猪这种东西,在眼下的荒野,绝对是最不可招惹的野生动物之一了,其一就是这家伙皮糙肉厚的防御力,另外就是这货狂暴的性子,那进化后的獠牙像极了匕首,另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家伙一般都是群居。

  徐施苦笑:“可不就是野猪了,连野猪都能被攻击致死,这玩意非常危险。”

  四排长冯海平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塑料包裹,从里边取出一块血淋淋的动物肌肉,抬手扔向远处的藤蔓。

  “啪嗒!”

  两三斤重的血肉掉在藤蔓旁边,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冯海平又扔了一块,这次直接掉在一根藤蔓上,然后就是极其惊悚的一幕出现,那肉块来不及掉落,就被藤蔓上突然出现的几根白色触手穿透,继而被吸干水分,成了一小块干瘪的风干肉掉落。

  冯海平鼻子抽搐了几下,似乎在捕捉空中的什么气味,十多秒后他对朱有才说道:“营长,空气并没有异样,可以排除中毒后被攻击的可能,跟刚才的血肉一样,应该是只有接触到才会被攻击,只要我们不接触这玩意,估计可以穿过!”

  冯海平也是一名进化者,不过进化的能力有些鸡肋,单纯只进化了鼻子,嗅觉非常灵敏,可以清晰的捕捉空气中的任何异样。

  他所说的话符合所有人的判断,因为但凡是具有攻击性的植物,都会释放一些毒素,令猎物不知不觉中招,然后才会被当成肥料吸收。

  听到空气中没有毒素,朱有才和徐施相视一眼,认为冯海平猜测的应该距离真相不远。

  “老朱,你拿主意吧,要么原路返回,等明天绕道过去,那样的话,凶手若是转移了我们就很难追捕到他们了,因为随着时间推移,我的异能就会失去对他的回溯效果。”

  听到这话,朱有才有种要打人的冲动,心里嘀咕:尼玛的,这哪里是选择题,分明就是必选题吗,你都这样说了,要是因为拖延时间而失去凶手的踪迹,我岂不是成了坐蜡的那个人了。

  “所有人注意了,单行纵队,小心通过这里,我们没有时间绕道了,要是让凶手逃了,张总的怒火我们怕是接不住,再说了,不就是一棵油麻藤吗,一群士兵还能被植物吓到!”

  朱有才话音落地,一排长吴晓东立刻率先向前走去。

  “等等,我先过去探探路!”

  看着吴晓东走到一根粗壮的藤蔓跟前,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紧张的看着他脚下的藤蔓。

  一个穿着陆战靴的大脚,轻轻的迈过匍匐在地面的藤杆,然后顿了两秒钟之后,另一只脚才轻飘飘的越过去。

  “嘘……!”

  看着吴晓东平安跨过藤条,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看来冯海平猜测的不错,只要不发生肢体接触,应该就不会被攻击。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此刻,那条被用军刀斩出来的通道,已经不知不觉的又重新爬满了藤蔓,而且那些藤蔓居然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疯长中。

  朱有才压低声音:“都跟着一排长的脚步,我们走,尽量不要弄出……”

  “啊……!”

  就在朱有才下令让所有人悄默声的通过油麻藤的领地时,前方的一排长突然传出一声惊恐的惨叫。

  朱有才扭头一看,顿时就傻了,因为一排长吴晓东此刻,被一根筷子粗细的触手,从他最不愿意被攻击的位置插进去,另外一头从肩窝的位置突出,又从脖颈插进去,一排长在发出一声惨叫后就没了声息。

  吴晓东惨死,还不是朱有才惊恐的主要原因,此刻那遍地粗壮的藤杆,在钉死一个猎物后,这些家伙仿佛在瞬间活了过来,开始疯狂蠕动,那些原本固定在大树杆上的藤条,全都抽出触手,张牙舞爪的朝着人群挥舞了过来。

  一个士兵惊恐的转身,准备逃向来路,结果身后原本的通道,哪里还有半点影子,此刻那些藤蔓类植物竟然都在疯狂蠕动。

  “我滴妈呀……怪物!”

  “卧槽,我们被怪物包围了!”

  ……

  看着铺天盖地压过来的藤条,所有人都慌了,如今进化这种事情,大多数人都知道一点,但是这植物能够活过来吃人,就有些太过惊悚了。

  “啊……!”

  “啊……救命呀,我不想死……”

  眨眼间,就有十多人被藤蔓缠住,或者被触手穿透,那些穿透人体的触手,在第一时间就开始抽离士兵的体液,输向那些张牙舞爪的藤蔓根部。

  朱有才整个人都傻了,面对这种超级惊悚事件,他这辈子都没有这么麻过爪子,植物反过来吃人这事,直接摧毁三观啊。

  s..book366402056599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劣根枷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