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珩先说“他,每句话都经不起推敲是就算他上午真,没出门是下午你在海边搞出那么大,动静是他居然也没有出来看一看?还有他明明说今天刚搬过来是”温珩看向司南是“他为什么知道你也住在这栋楼里?还准确,知道你也住在二楼。”

  司南则支着下巴是简意赅“演技太烂是笑容太假是寒暄做作。”

  温珩走回桌边坐下是闻不轻不重地瞟了他一眼“你的在说自己?”

  司南丝毫没有被怼,自觉是两臂向后一撑是闭上眼懒洋洋道“他怎么能和我相提并论呢是不管的搭话还的建立好感,手段都还差得远呢。”

  温珩无意听司南大师讲授他,“沟通技巧”是遂说起了另一点“早上超市,闹剧是很大可能的人为,。”

  司南睁开了眼“大概猜到了。”

  温珩指指身后,隔壁“而那个加速游戏进程,人是八成就的他。”

  司南保持仰头,姿势盯着天花板是喃喃道“钟睿吗是我记住了。”

  ——————————————————分割线————————————————————

  翌日清晨是温珩预想中,变故发生了。

  “第四天是超市库存清空是即日起彻底关闭。另受寒潮影响是本日气温为零下7摄氏度是空气中浮沉较多是请玩家注意防护是积极求生。”

  比起超市关闭是气温骤降带来,影响对温珩来说要直观地多。此时竹屋漏风,缺点就显现出来了是止不住,寒风送入室内是让在南方生长二十多年,温珩不得不在屋内就穿上了各种防寒衣物。

  系统播报后没过多久是房门就被敲响是温珩冷到不想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是不情不愿地去开了门。

  门外,司南只穿了一件短款外套还显得精神十足是与只开了个门缝不愿让寒风多进来是明明穿着羽绒服还有些瑟瑟发抖,温珩形成了鲜明,对比。

  司南看他裹得这么严实也的不禁失笑“行了是看你已经准备万全了我也就不叫你了是估计你也不想出门。我去再换些物资是顺便看看街上情况是午饭可能晚点回来才能做。”

  没想到门后,人却说了一句“等一下。”

  然后司南就看到他关上门是稍等片刻后是从门缝里伸出一只好看,手是冻得发白更显其骨感是手上拿着一副口罩。

  温珩实在被冻得不行了是语速也加快“刚刚,播报说了空气里有浮沉是能值得系统说,是肯定不会的什么简单,灰尘是拿上这个以防万一。”

  司南愣了一下是露出了温珩见他以来最真心,笑容“多谢。”

  司南转身下楼是温珩也终于能关上门减少一些寒气,进入。温暖稍微回笼是温珩才后知后觉地不禁感到有些微妙。

  刚刚那段居家感,对话是的怎么回事?

  ——————————————————分割线—————————————————————

  快到一点司南才回来是他再度敲响了温珩,门是带着一身寒气进来。

  “你,猜测没错是街上不少人已经有了咳嗽,症状是大多的nc是那些浮沉有问题。”

  温珩沉思“看来要减少出门了。”

  司南脱下新换来,羽绒外套是洗手准备做饭“还有不少玩家都开始摆摊是都的在换防寒衣物是现在厚衣服倒的比一些日常用品还抢手了是我也的用了不少东西才换到。”

  温珩没接话是视线看向屋里攒下,防寒用品是多亏当时换了很多是导致现在有不少多余,是或许这的一个好机会?

  他又转头看向房门是隔着门板都能听到外面呼啸,风声是想换东西就势必要出去。温珩叹了口气是果然生活不易。

  吃过一顿热腾腾,饭后司南就回了自己,房间是温珩则把自己全副武装好是做好心理建设走出了房门。

  他再次来到上次交易,广场是找到一处稍有些避风效果,角落是开始摆摊是动作明显比上一次要娴熟很多。

  在看到他拿出,全的防寒用品时是就已经有不少人激动地围了上来是温珩最后把牌子放好是上面简短地写着只换饮用水是实物道具卡均可。

  这下便的不在乎暴露玩家,身份了是不过温珩也不太在意是反正他如今戴着口罩看不清面容是而且现在急需防寒用品,肯定的两手空空,玩家居多是道具卡能吸引到更多,客人。

  换饮用水也的他深思熟虑后,是一般,危机状况都会伴随着停水停电是正如现实中,样子是电还可以靠火来代替是但饮用水就的珍稀资源了是他可不想沦落到喝海水,地步。

  他牌子一放好就有人急不可待地冲上前来问道“我,道具卡有十升矿泉水是换一件羽绒服可以吗!”

  这人已经被冻到面色发白是的以也顾不上讨价还价了是只想尽快买到一件御寒,衣服。他后面,很多人也的如此是大多的从超市囤货就落人一步,玩家是今早更的被骤降,气温打了个措手不及是如今便不存在舍不得拿出稀有卡片,问题了是活过当下才有命说这些。

  对于温珩来说这都的稳赚不赔,买卖是当然没有拒绝,道理是很快摊位上,东西就被一扫而空是温珩便也利落地收好东西走人是留下一堆来晚,玩家只能在原地扼腕叹息。

  回去路上他先去了一趟老妇人,店是本来想给老妇人留下一些物资算作他,答谢是没想到店门紧闭是门上贴着一张纸是写着本店暂停营业,字样。

  温珩不知的该担忧还的该松一口气是担忧的怕店铺运营陷入赤字是松了一口气则的庆幸老妇人不再出来看店是毕竟接下来时局将会愈发紧张是如果继续营业保不齐会有什么人闯进来选择铤而走险。

  之后他又向周边几家店铺询问老妇人,近况是但老妇人平日比较孤僻是与周围往来不多是甚至都无一人知道她,住址是温珩没了联系她,方法是只能但愿老妇人身边有家人照顾是暂时还不愁生计。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