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作死续命 第八章 她的身世

小说:我靠作死续命 作者:淸湫 更新时间:2021-05-04 20:41: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冥王抿了口茶,面上是与外貌不符的凝重认真,“你应该也发现了吧,那个小丫头身上死气极重似鬼,而且……”他将生死簿摊开给时晏看,“她的生死簿是空白的,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

  时晏抿了抿唇,道:“她是人造魂。不过这种魂体真的存在吗?”

  “我在位这上千年里,从未出现过,但现在也只有这一种可能了。”

  人造魂,人类自造的魂魄,非天然孕育而成。于此类魂魄,生死簿自然是空白的,而她身上死气重恐怕也是因为这个。

  “她是个变数,你准备怎么处理?”冥王扭头问他。

  时晏垂眸,良久,才道:“不管是人造魂还是什么,她现在就是个活生生的人,我们无权擅自决定她的生死。”

  冥王挑眉看了他一眼,“也罢,静观其变吧。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那个生造魂魄的罪魁祸首,这种有违天理的事必须尽快阻止。我毕竟是地府阎王,有诸多不便,这件事儿就拜托你查了。”

  时晏颔首,“妥。”

  二人谈妥,时晏便打开窗户一跃而下,可他的脚刚触及地面,便是一愣。

  莫湫正优哉游哉的坐在椅子上,手里捧着一盏茶慢悠悠呷着,格外悠然自得。

  这模样,一点也不像被抓来的,倒像是来旅游的。

  时晏压了压额间狂跳的青筋,“……你在干什么?”

  莫湫慢悠悠的抬头,朝他一笑,“老板,我刚跳楼跳的有点头晕恶心,不小心吐了黑无常一身,他就帮我拿了椅子倒了茶让我好生歇息。”

  白无常忍了忍没忍住,笑了,“小丫头净胡说,明明是你吐了小黑一身,把他气走了,临走前怕你污染地面才给你这些的。”

  莫湫吐了吐舌头,“明明差不多嘛。”

  时晏:“……”

  差很多好吗???

  他黑着脸一把扯住莫湫的衣领子,再让她呆在这里,恐怕整个酆都都能被她拆了。

  “麻烦白无常大人了,”他朝白无常礼貌颔首,“我就先带着她走了。”

  白无常笑吟吟挥手,“后会有期。”

  莫湫捧着没喝完的茶朝白无常抛媚眼,“爱你呦姐姐~下次再见~”

  时晏脸更黑了,他一把扯过莫湫,飞速离开了地府。

  莫湫眨眼看他,“老板,你们讨论清楚我是怎么回事儿了吗?”

  时晏默了默,一脸认真,“嗯,当年齐天大圣勾生死簿,不小心把你那页也勾掉了。”

  莫湫:???

  这是什么世纪冷笑话?

  他们又回到了鬼市。鬼市仍然热闹,轿子一个接一个从他们眼前经过,钟声细密。

  “我们已经耽误很长时间了,”时晏掏出追踪符,符纸动了动,指向一个方向,“快跟上。”

  语毕,他拎着莫湫的衣领子快步向那个方向走去。

  莫湫看着他拎自己衣领子的手,慢吞吞道,“……老板,打个商量,咱能不拎我衣领子吗?怎么跟拎小鸡仔儿似的,我可以自己走……”

  时晏斜睨她,冷漠拒绝,“不能,免得你又被牛鬼蛇神抓去了给我添麻烦。”

  莫湫自知理亏,不吭声了。

  系统笑出鹅叫,“哈哈哈哈哈魔球,没想到吧,你也有被压的死死的一天。”

  莫湫咬牙,“淦!”

  时晏腿很长,走的也快,没多久,他们便来到了一个轿子前。

  那座轿子很矮小,且质地粗糙破烂不堪,与周围精致奢华的纸轿截然不同。

  时晏拎着莫湫一个跨步跳了进去,她“啊”的一声差点又叫出声来,被时晏眼疾手快捂住了嘴。

  轿子内也是昏暗破旧,其内静坐着一男一女两个孩子。

  他们都是五六岁年纪,眉眼有六分相似。男孩被突然出现的两个大人吓了一大跳,死死抱住了一旁的女孩,“姐姐……我怕……”

  女孩搂紧他,眼神警惕的看着两人,却是一愣。

  她盯着时晏,半晌,才迟疑道:“……大哥哥是活人?”

  时晏颔首,眼角眉梢都是温柔笑意,“是招娣吗?这位就是你弟弟吧?我是来带你弟弟回去的。”

  男孩闻言,将招娣搂的更紧,“我不要离开姐姐!”

  招娣揉了揉他的头发,扭头看向时晏,白嫩可爱的小脸上满是感激,“谢谢大哥哥,我弟弟误入这里,再不离开恐怕就得和我一起走了,他还小,不能这么早就离开人世啊。”

  “我不要我不要!姐姐你不要走……是爸爸妈妈害了你,我不想看见他们,他们都是坏蛋……”

  招娣仍然笑得温柔,“傻弟弟,那可是你的爸爸妈妈,爸爸妈妈不会伤害你的,是姐姐不好才会这样的,乖,跟大哥哥回去,好不好?”

  “我不要我不要!就算回去我也要和姐姐一起回去!”

  招娣叹了口气,最终妥协,“好,姐姐陪你一起回去。”

  全程被无视的莫湫:淦!她也是个活人啊喂!

  时晏点燃了一张符,带着两个小孩子和莫湫回到了临兆村所在的山脚。

  招娣突然猛地推了怀中的男孩一把。男孩一个踉跄被推出去好几步。他愣愣看着姐姐,“姐姐,你要干什么?”

  她看着自己的弟弟,目光温柔,“傻弟弟,姐姐已经死啦,不能和你一起走了。”

  年仅五六岁的小女孩瘦弱的可怕,她身上是件破破烂烂的白色裙子,其上尽是补丁。

  她朝时晏深深鞠了一躬,“请把我弟弟安全送回去,大恩大德,招娣来世再报。”

  时晏郑重点头,“我答应你。”

  “姐姐不要!”男孩挣扎着还要过去,却被时晏用一张符束缚住。

  “傻弟弟,答应姐姐,”女孩的声音在渐亮的天色之中,温柔的不可思议,“好好活着,好好看看这个美丽奇妙世界,……连着姐姐那份一起。”

  天边第一抹晨光蓦地倾泻下来,落在女孩愈发透明的身体上,她仍然笑着,“姐姐最后给你唱首歌吧。”

  “看天上的月亮

  那月亮总是那么的亮

  天上有多余的地方

  总会让你去想象

  去想象去想象

  月儿圆呐月儿圆

  忘不了曾许下的愿望

  愿望里的故事没人知道

  月儿圆呐月儿圆

  忘不了躲在故事里的时光

  忘不了真忘不了

  ……”

  女孩的声音温柔澄澈,伴着天边曙光,慢慢的,慢慢的……消失在了风里。

  莫湫愣愣站在时晏旁边,她摸了摸脸,却摸到了一片湿润。

  时晏叹了口气,递给她一张纸巾,“擦擦眼泪吧,弟弟的魂魄该归位了。”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