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作死续命 第七章 原来你是这样的阎王爷

小说:我靠作死续命 作者:淸湫 更新时间:2021-05-04 20:41: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白无常掩唇轻笑,“小丫头嘴真甜,唔……不过确实气息很奇怪呢,身上死气很重,却又不是鬼魂。”

  她转头问黑无常,“看过她的生死簿了吗?”

  黑无常颔首,“冥王大人已经看过了,她的生死簿……是空白的。”

  白无常微愣,“这倒确实很奇怪,难怪大人火急火燎让你把她带过来。”

  莫湫听着二人的交谈一脸茫然。

  什么玩意儿???她的生死簿是空白的???

  察觉到小丫头的无措,白无常揉了揉莫湫的头,柔声道,“丫头不必担心,我们去见见冥王大人。别害怕,他会帮你的。”

  莫湫面上镇静点头,内心实则慌得一批。

  开玩笑,万一冥王发现系统的猫腻,她不就完球了?而且……

  “系统,我的生死簿空白也是你干的吗?”

  系统迟疑片刻,“不是的宿主,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情况。”

  她微微眯眼,轻轻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既来之则安之,静观其变吧。”

  黑白无常带着她一路疾行,很快,便到了一个高大的建筑之前。

  建筑四周漆黑一片,莫湫看了半天,也没看到其他建筑其他鬼。

  “奇怪,不是说酆都地皮越来越珍贵了吗?这里怎么只有一栋建筑……”

  白无常笑眯眯看她,“这里是冥王大人办公和休息的地方,当然要清静呀,方圆百里都没有其他鬼居住呢。”

  懂了,原来这就是大王的钞能力。

  她自然而然的向建筑大门走去,却被黑无常一把提住了衣领子。

  莫湫茫然看他,“干嘛?”

  黑无常臭着脸不想理她,白无常则笑着给她解释,“丫头,酆都是不走大门的。”

  “???那咱们咋上去?”

  白无常笑吟吟指着建筑的最高层,那里离地得有三十米了,“我们爬窗户呀~”

  莫湫:“……?”

  玩球,她好像又草率了呢。

  之后,黑白无常身体力行的告诉了她,在酆都,确实是爬窗户的。

  黑无常拎着她的衣领子先行一步,足尖一点便腾空飞了起来,直直冲向大楼的最高层。

  莫湫低头看着越来越远的地面,几欲吐血。

  救命啊啊啊啊啊她特么恐高啊啊啊!

  万幸黑无常飞的很快,不一会儿便到了最高层,推开窗户跃了进去。

  莫湫被他丢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后劲儿太大,容她缓一会儿。

  白无常紧随其后,她将莫湫扶起来轻轻拍打她的背,“没事儿吧丫头?你第一次来,不习惯很正常,以后来久了会习惯的。”

  莫湫:谢邀,她再也不想来这个地方了,她不配。

  莫湫眼前的小星星还没完全消失,便听黑白无常齐声唤道,“见过大人。”

  她愣了愣,抬起头来。

  入目是一个刚及她腰部,身穿黑袍头戴金冠的……小萝卜头???

  小萝卜头生的可爱,唇红齿白脸皮白净,胖乎乎的脸上一双眼睛大而澄澈,怎么看都像刚上幼儿园的小奶娃。

  只听他用稚嫩的童声道,“两位爱卿不必多礼。”

  莫湫:???

  这股强烈的反差萌和违和感是肿么回事儿???阎王爷是个小奶娃?

  是她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小萝卜头看着莫湫难以置信的表情,一脸不爽,“干嘛?没见过帅哥啊?”声音稚嫩绵软,让人想起甜甜的棉花糖。

  莫湫:“……啊,抱歉,看到冥王大人太激动了。”

  可不嘛,激动得差点不敢相信。

  冥王轻哼一声,没纠结这个问题。他盯着莫湫看了半天,小眉毛拧成一团,“真奇怪,死气极重似鬼魂的活人,生死簿还是空的……本王活了这么久还真是第一次见。”

  莫湫努力憋笑。原谅她一见到他顶着一张嫩脸说老气横秋的话就想笑。

  冥王从怀里掏出一个平平无奇的笔记本,笔记本外皮呈黑色,巴掌大小,还有些破旧。

  他将笔记本摊开,口中念念有词。笔记本也随之快速翻开,最终停在了其中一页。

  他举起来给莫湫看,其上空白一片,“喏,这是你的生死簿,上面是空白的。我还真是头一次见有人的生死薄是空白的,不应该呀。”

  莫湫也很吃惊,但她吃惊的不是自己的生死簿是空的,而是……

  特么这是生死簿???就这?就这???这个破不拉几平平无奇的黑色笔记本你告诉我这是生死簿?

  莫湫:谢邀,三观已经震碎了。

  不过除了她,其余的人对此都非常淡定。白无常蹙眉道,“难道是生死簿出错了?”

  冥王摇头,“不太可能,生死簿是女娲造人后便随之衍生的神物,即使历经数万年也不可能出差错,也就是说,只有一种可能了……”

  他正欲说什么,却是一顿。

  “咦?有客人来了,”他扭头看向窗户。

  莫湫也跟着他的视线转向窗户,只见那扇关着的窗户缓缓被一双修长的手从外面打开,一张泛着寒气的俊脸出现在她的视野。

  莫湫瞪大眼睛,“老板?”

  时晏看见她,微不可察的松了口气。

  他一跃而下,快步走到了她跟前,“你没事吧?”

  英雄救美,本是小说里感情升温的极好桥段,女主这个时候应该泪眼汪汪看着男主,声音颤抖着道,“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久了……”奈何遇上莫湫,这玩意儿就变了味。

  只见她双眼一眨不眨盯着时晏,激动道,“老板,原来你会飞???是小飞侠的那种飞吗?”

  时晏:“……”

  果然,他来救她就是个错误。

  他懒得理她,转头看冥王,语气恭敬,眼神却是冷的,“冥王大人,招呼也不打一声就带走新入玄门的晚辈……这样做有些不妥吧?”

  冥王自知理亏,他摸了摸鼻子,道:“这不是事态紧急嘛,你来的正好,咱俩单独谈谈这个小丫头的事儿吧。”

  时晏颔首,“也好。”

  黑白无常便带着她退下了,当然,是直接从窗户跳了下去。

  这种跳楼的滋味真心不好受,莫湫忍无可忍,趴在地上狂吐。

  黑无常斜睨她,“垃圾。”

  莫湫:呵,谢邀,我感觉我已经抢救不回来了,世界毁灭吧。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