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作死续命 第五章 临兆村

小说:我靠作死续命 作者:淸湫 更新时间:2021-05-04 20:41: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时晏开车带着莫湫驶离了市区,向着z市外的乡村而去。

  他们沿着蜿蜒曲折的乡间小路,来到了一座山前。

  “临兆村坐落在这座山的山腰,那里交通不便,人们思想保守封闭,对女性抛头露面仍然有歧视,你一会儿记得遮掩一下,”时晏将车停在山脚,嘱咐她道。

  “哦哦,”莫湫接过他递过来的帽子和口罩戴好,跟在他身后,沿着山间的石板小路向上爬。

  不知爬了多久,眼前被树木枝叶笼罩的狭窄视野终于豁然开朗,一个小型的山村出现在了二人眼前。

  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看见他们,赶忙迎了上来。他搓了搓手,道,“这位是时道长吗?”

  时晏礼貌的与他握了握手,“是村长吧?前些天我接到了你的委托。”

  村长叹了口气,“麻烦道长了,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村里老王家生了一个女儿,取名招娣,别说,这名字还真挺有效,第二年啊,他们就又生了个大胖小子。后来招娣生了场大病,去了。”

  “结果她刚走,她的弟弟就整日整夜昏迷不醒,村里的老人说这是招娣死了之后心有不甘,把她弟弟的魂也招走了。这小贱蹄子真是没良心,死了也不让人安生,现在她弟已经昏迷两天了,老王家都急坏了,这不,托我请个道长过来瞧瞧。”

  莫湫跟在时晏身后皱了皱眉,村长的话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几人边走边聊,沿着村子中央的土路向前走着,土路旁边是许多高矮不一的民居,村民们听说道长来了,都出了门围在家门口看,边看边小声聊着什么。

  “唉唉,你看,这个道长好年轻啊,长得也俊,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了。”

  “你都见过谁啊,村子都没出过,整天见的也就咱村里那帮大老爷们儿了。”

  “那也不妨碍我觉得他好看啊,唉唉,你看他身后跟着的那个,是不是个女的?”

  “应该是的,倒还知道点廉耻,帽子口罩遮的挺严实。”

  “我呸,知道廉耻个屁,整天跟在个男人后头抛头露面的,身为一个女人,就应该好好待在家里相夫教子,这种在外奔波的事儿都是男人干的。”

  “唉,可惜了,看这模样这身材,怎么看都是个美女。”

  “……”

  莫湫抿了抿唇,她算是明白刚刚时晏为什么要这么说了。

  系统叹了口气,“封建礼教害人不浅啊。”

  村子不大,没多久,他们便停在了一个小院旁边。

  村长推开门朝里面喊,“老王啊,快出来,我给你请的道长来了。”

  话音刚落,一个三十上下的男人便从屋内走了出来,他穿着灰扑扑的上衣和裤子,眼圈乌黑,看样子很久没合眼了。

  他一把拉住了时晏的手,声音颤抖,“道长啊,救救我儿,救救我儿啊,他才五岁,还小啊……”

  时晏拍了拍他的背安慰,“先生莫着急,容我先看看那个孩子。”

  男人忙点头,领着时晏他们向屋里走。

  屋子摆设很简朴,正中央的小床上,躺着一个五六岁模样的男童。

  他生的很讨喜,唇红齿白,此时正安静的闭着眼,就像睡着了一样。

  时晏上前探了探他的眉心,良久,才拧眉道,“他这是生魂离体,必须马上找到他的魂魄送回身体,不然再这样下去,就是真正的死人了。”

  老王闻言,脸都吓白了,“果然啊!果然是招娣那个小贱蹄子搞的鬼,当初就应该在她刚生下来的时候就掐死她,现在长大了,有自己想法了,我不就是……”

  话到这里突然戛然而止,他顿了顿,才道,“……死了就死了,一个小丫头而已,命贱,用得着再带上自己弟弟吗?真是没良心。”

  莫湫闻言,气得差点一巴掌呼死他。特么感情女孩子的命就不是命了?我呸!

  时晏眼疾手快制止了她,他看着老王冷声道,“现在没有证据证明是姐姐干的,当务之急是把孩子的魂魄找回来,有孩子穿过的衣服吗?

  “有有,”老王忙应声,从内间拿了个男童穿的蓝色夹袄递给时晏。

  时晏剪下夹袄一角,从包里掏出一张符纸,低声念了什么,便闭上眼,将它贴在了那块布料上。

  符纸遇布料自燃,等到那块料子全部燃尽之时,时晏也睁开了眼睛。

  他面露凝重,“事情不妙,他在鬼市。”

  七月半是亡魂回家探亲的日子,鬼市在这之前开启,路经的鬼魂会在次停留几天,向有心踏入的生者换取所需之物。而今日,便是七月十四,鬼市开启的最后一天。

  那里鱼龙混杂,若是活人进了那里……怕是凶多吉少。

  “我们先回去准备,明日之前,必将孩子带回。”

  时晏告别老王和村长,带着莫湫下了山,回到车里。

  莫湫这一天都气的想砸墙,“淦!太气人了,照他们这么说,女孩子的命就不是命了?”

  时晏叹了口气,“我遇到过很多这样的地方,那里交通不便,几近与世隔绝,思想还停留在封建时期。思想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若他们自己不想改变,咱们对此,亦是无能为力。”

  莫湫沉默半晌,才道,“老板,我觉得招娣死的不寻常。”

  刚刚老王吞吞吐吐的样子,怎么看都有猫腻。

  “等我们救回弟弟,再亲自问问吧。”

  已是深夜了。

  偏僻的山间小路在晚上更是添了丝渗人,更何况……莫湫已经数不清看见几只围着他们的车好奇打转的鬼了。

  甚至还有一只摔断了脖子的鬼正扶着自己歪歪扭扭的脖子朝着莫湫笑。

  这么多鬼她都受不了了,万一到了鬼门关……那岂不是漫山遍野都是鬼?

  莫湫摸着身上的鸡皮疙瘩快吓哭了,“……老板,咱们打个商量,我能不能不去鬼门关啊?你那么厉害,一个人肯定能解决的对不对?”

  时晏闻言扭头看她,似笑非笑。

  正当他要开口之际,系统出声了。

  “叮——恭喜解锁新的作死任务,勇闯鬼门关,任务奖励,七天寿命。”

  莫湫差点原地爆炸,“你特么是不是在故意玩儿我?”

  “恕我直言,宿主,你的寿命只剩三天了,错过这次机会可能就没有下次了。”

  莫湫:“……”

  可她特么真的怕鬼啊啊啊啊啊啊啊!

  与此同时,时晏也开口了,他的声音低沉好听,融在了浓郁夜色之中,可听在莫湫耳中却宛若恶魔的低语。

  “不行,你体质特殊,死气极重,有你在身边,可以省很多麻烦。”

  莫湫:“……呵。”

  果然,人间不值得。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