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作死续命 第一章

小说:我靠作死续命 作者:淸湫 更新时间:2021-05-04 20:41: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俗话说:“nozuonodie”,但莫湫不一样,她不作死,真的会死。

  在一个炎热的夏天,莫湫凉了。

  花样作死系统:“只要你不断作死,就能继续活着。”

  莫湫:“好的爸爸没问题爸爸。”

  但是……她第一个作死任务,是假装不经意踹一个无辜男士一脚???

  时晏:“淦!”

  莫湫:今天也是花样作死的一天呢。

  ————

  说来挺扯。

  在一个炎热的夏天,莫湫凉了,被一辆大货车撞死的。

  那天晚上很黑,乌云遮住了月亮,本就没有路灯的乡间小路更是一点光亮也无。

  司机逃逸了,她被扔在这条小路的正中央,腹部破开了半个小臂长的大口子,能明显感觉到汩汩流逝的鲜血与逐渐消失的生机。

  本就偏僻的小路在晚上更是寂静,莫湫在地上躺了很久了,也没见一辆车路过。

  她五脏六腑都是碎裂般的疼痛,根本没有办法拿起手机自救。再这样下去,恐怕她就得永远交代在这里了。

  意识朦胧之际,她瞪着眼看着天上一片黑沉,由衷的感慨,“草率了,老婆子给我留的十块钱巨额遗产还剩五块没花完,我还不想死啊……”

  她还没来得及继续感叹人生的短暂,便觉身子猛地一轻,感觉自己正被一股拉力扯着从身体里出来,周身轻盈一片。但刚扯了一半,就又莫名其妙被吸了回去。

  莫湫:???

  感受着自己重新沉重起来的身体,她盯着自己腹部被撞出来的血洞,小声嘀咕,“肠子都出来了,这还能修吗?都这样了还被赶了回来没死成,不会吧不会吧,是黑白无常喝多眼花了吧。”

  一旁扯了她魂魄半天却怎么也扯不出来的黑无常:“淦!”

  他沉默着盯了这个女人许久,还是无可奈何,骂骂咧咧的走了。

  “什么鬼玩意儿,我捏招魂术捏的手都快断了也扯不出来她的魂魄,妈的,我现在就去看她的生死簿。”

  莫湫就这样坐在地上,一边企图把自己的肠子塞回去,一边皱着眉思考着为什么黑白无常不收她。

  难道是因为她吃太多了地府养不起她?还是因为黑白无常扯到一半尿急解决生理问题去了?

  正往地府赶的黑无常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不过没等她纠结多久,便听脑海里“叮”地一响,一道冰冷的机械音在脑海中突兀却又清晰地响起,“叮——绑定宿主成功。”

  “宿主您好,我是花样作死系统,在系统的帮助下,您可以靠不断作死续命,现在已为您申请新手大礼包成功,礼包含:伤口治愈,生命延长三天,天赋阴阳眼。”

  莫湫眨了眨眼,盯着自己的小腹。只见那原本还汩汩流血的狰狞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不多时,便彻底痊愈,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

  她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对着自己的小腹左摸摸右摸摸。

  血呢???肠子呢???我肠子呢???

  系统:“……宿主,您只是伤口复原了而已。”

  不要表现得像个智障一样好吗?

  莫湫这才反应过来,激动得原地转了个圈圈。

  “哇哦!!!六六六啊老铁!我终于又可以拥有老婆子那五块钱遗产了!”

  系统:“小case。”

  “那系统,刚才那股把我扯回来的力量也是你吗?”

  “是的宿主,我可以将它维持三天,请您务必在三天之内完成新的作死任务,否则您马上就会被招魂术拉出来,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死人。”

  “好的爸爸没问题爸爸我一定会认真完成作死任务让自己长命百岁的!”

  只要能保住自己的小命,作死算什么?她莫湫上刀山下火海……好吧不行她不敢。

  我靠作死续命呢。

  ……

  “宿主,您现在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天亮之前就可以到z市了。”

  莫湫站在偏僻荒凉的山野小路,望着远处一望无际的草草草草草,欲哭无泪。

  其实她本来是开着老婆子走后留下的拖拉机上路的。但路刚走了一半,这辆陪伴了老婆子一辈子的拖拉机它……散!架!了!

  没错,还是那种很严重的散架,两个前轮直接飞了出去,后边的连接轴也从中间裂开了。修都修不好的那种。

  莫湫: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她站在原地等了好久,终于等来一辆货车,正高兴着呢,结果那货车直接冲过来,连她带车碾压了个彻底。

  然后她就凉了。

  就,很悲伤。

  现在已经是莫湫“死去”一小时之后了,仍然一辆车都没有。

  她坐在自家拖拉机的尸体上,两条腿晃啊晃,一边看着远处有没有车灯亮起,一边有一搭没一搭跟系统聊天。

  “系统,下一个作死任务是什么啊?”

  系统:“这个是按宿主所处的环境判定的,现在还没有触发,等宿主到了市区可能就有了。”

  “哦哦,”莫湫正准备再说什么,却突然眼前一亮。

  远处,一抹明亮的白光由远至进——是一辆公交车!

  莫湫三步并作两步站到了拖拉机的最高处,拼命冲着那辆公交车挥手。

  “对面的姑娘……呸公交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

  系统:“你要不还是……”

  它欲言又止了半天,终究没说出口。

  算了,还是让她尽早习惯吧,毕竟以后恐怕要一直和那些东西打交道。

  在莫湫“略”显夸张的动作下,那辆公交车终于慢悠悠停了下来,刚好停在拖拉机残骸的旁边。

  那是辆略有些破旧的公交车,样式普通,没什么特别的。

  莫湫飞奔上车,冲司机笑道,“大哥,我去z市,”便径直挑了个角落坐下。

  车内除了司机,还有七八个乘客,他们都低着头不知道在做什么,车厢内静得诡异,竟然连一点说话的声音也没有。

  前座的大哥头一歪一歪的,莫湫看得有点莫名其妙,却还没来得及细看,便被浓重的困意击倒,歪在座椅上沉沉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系统的声音,“宿主,快醒醒,到z市了。”

  莫湫揉着惺忪的睡眼,“唔”了一声,慢慢走到了驾驶座,她准备先向司机大哥道个谢。

  “大哥,谢……”余下的话没来得及说,便见那司机缓缓转过了头。

  他肤色惨白,眼窝深凹,此时侧过头看她,一束光穿过他落在地上,没留下一点影子。

  这特么根本不是正常人啊呸,这是个鬼啊啊啊啊啊!

  莫湫深吸一口气,夺门而出。

  “鬼啊啊啊啊啊啊啊!”

  细细想来,她前座的那个大哥头一歪一歪,倒像是……被人切断了脖子,正一下一下,将它拉开,接上,拉开,接上……

  这特么是个什么鬼公交车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妈妈妈妈世界好可怕我想回家!

  司机大哥揉了揉脑袋,一脸懵逼。

  这个新来的鬼妹子咋回事儿?她身上死气那么重,虽然气息奇怪,但应该也是个鬼啊,见到同类用得着这么激动?

  真是鬼生迷惑行为。

  莫湫一口气跑了足足半个小时,直到视野之中再也看不到那辆公交车的影子,她才停了下来。

  她觉得,自己好不容易重新鲜活起来的心脏差点又被吓停。

  “系统,这特么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啊?”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