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988 第十章 你知道的我都知道

小说:重生1988 作者:狂奔科多兽 更新时间:2021-05-04 19:21: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事实上任何怀疑王平安的人都会便眼前发生的一切所折服,已经不需要自己做什么解释。

  要知道当今世上有实力的人并不多,他王平安总是能把别人看似遥不可及的事情变成现实。

  一辆辆车慢慢将棉花跟化纤送进了纺织厂,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王平安满意的点了点头。

  “怎么样,就这还只是九牛一毛,我要多少有多少!”

  王平安很是云淡风轻的说道,他给郑浩的印象就是一个能量巨大的超级老板。

  “王先生,不知道有句话当说不当说。”

  郑浩犹豫了半天,才缓缓跟王平安开了口。

  “我很是好奇您的身份,您别多虑,我没有别的意思。”

  他实在是想弄明白郑浩到底是何方神圣,要知道自己从商数十载,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奇才。

  王平安并没有回答他,只是淡淡一笑。

  心想自己的身份要是这么容易就被知道了,那还有什么意思。

  “有些事情应该你知道的,你肯定会知道,不该知道的那就不要多问!”

  听到这句话,郑浩的表情更加恭敬。

  这王平安的下之意自己算是明白了,那肯定不能得罪了他。

  “王先生,您稍作休息,我这就吩咐流水线开工!”

  说着正好一路小跑朝着工厂狂奔而去,他知道自己的幸福生活就从现在开始。

  另一头王平安百无聊赖的抽着烟,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等会儿这个郑浩要怎么巴结自己。

  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更何况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技术部部长。

  要真的拥有了自己的工厂,恐怕上门合作的人得排满一整条街。

  一刻钟之后,郑浩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走了进来。

  他连连跟王平安打招呼,一切都是自己有眼无珠,没有认出这尊大佛。

  “别那么抬举我,我王某只是一个生意人,我想郑老板也能够看出来我就是想和气生财。”

  王平安说话根本不需要打草稿,他能够很细腻的揣摩出所有人的内心活动。

  这些是自己最基本的操作,叫做无意识反应。

  “您就不要谦虚了,一般人能够弄得到这么多棉花嘛,就是我们做这一行的都没有办法。”

  郑浩说的是实话,现在原料的价格被迫上涨,他们哪里还收的起。

  “正巧我有门道而已,那些化纤可看到了吧,哥们有的是路子。”

  王平安很是得意的摆了摆手,他告诉郑浩这些都是小事,无需挂齿。

  约定好时间之后,王平安告诉郑浩自己第二天会来取货,所以希望对方速度快一些。

  “这些没有任何的问题,您就放心好了!”

  如果不是因为走的量大,郑浩可不会答应帮这个忙。

  即便王平安的背景再强大,也不够自己机器跟人工的损耗。

  正是因为这么多的混纺材料能够给自己落点边角料,这才满口承应下来。

  不过根本不需要王平安去思考什么,因为他根本不在乎这些事情。

  回到南风袜子厂之后,张厂长已经在门口候着了。

  “王老弟,你终于回来了,你可不知道这一天都让我急死了。”

  张厂长的着急并不是装出来的,他焦虑的整张脸都泛了黄。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货款直接给化纤厂就可以了。”

  这笔钱里,王平安将价格压到了极致,其实付给化纤厂的只是库存化纤的价格。

  已经低到让自己无法想象,所以这一次他直接用这样的手段给厂里带来了数以千计的创收。

  “你挽回的损失是不可估量的,如果不是你撑着,恐怕我们厂这刚起步就要夭折了。”

  当即张厂长从抽屉里掏出了一叠钱,他很是郑重的放在王平安的手里。

  “无功不受禄,你的功劳太大,必须收下!”

  厚厚的一叠足足四千块,这已经是王平安现如今两年的工资了。

  他拿下这些钱无可厚非,不过自己倒是没有这个必要。

  “太多了,你自己收回去吧,等厂子做起来我倒是不会客气。”

  虽然这么说,但张厂长还是硬塞了过去。

  “都是我的心意,这些是你应该得到的,毕竟给厂里挽回的损失,整个订单的价格竟然压了五成,这远远超过了酬劳。”

  张厂长很是实在的拍了拍王平安的肩膀说道。

  当天下午,第一批的混纺材料就送到了化纤厂,当然原本王平安就打过招呼。

  这些货全部都给自己装箱送进南风袜子厂,至于为什么他可没有说。

  不过也不会有人去关注这些,谁会没事去管王平安呢。

  有人欢喜有人愁,在王平安成为厂里的焦点时,何翠花的情绪可不大高涨。

  “瞧瞧他小人得志的样子,真的是令人作呕!”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当好被周围的几个工友听了个正着。

  他们可都是本地人,早就看周玉萍不顺眼了,现在又蹦出个王平安,显然矛盾激化了不少。

  “何姐,你说说这王平安从一个混账玩意摇身一变成了高级知识分子到底是因为什么啊?”

  听到这话,何翠花冷哼一声笑着回应道,“不就是猪鼻子插大葱装象嘛,我倒要看看他能嘚瑟多久!”

  从昨天被扇了那一巴掌之后,何翠花就一直怀恨在心。

  要知道晚上回去的时候已经跟何必武商量过了,这个仇自己无论如何都是要报的。

  现在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说着她瞥了一眼周玉萍的生产线,刚好没人,应该是去上厕所了。

  “给她的铰链弄点盐水,等着看好戏吧!”

  何翠花的吩咐没有人敢不遵从,毕竟车间主任是她的亲戚。

  这层关系起码能够保证他们本地人在厂里占据极高的地位,这可是那些外地人永远比不上的。

  当即几个工人直接跑到厨房弄了点盐巴,泡开之后均匀的涂抹在铰链上。

  这么一来,机床就会生锈,只要铰链失去了作用,那周玉萍的生产线肯定会出问题。

  想到这里,何翠花已经看到后者被责罚扫地出门的样子了,实在是太过瘾了。

  “我看你拿什么跟我斗!”